• <nav id="kqiig"><nav id="kqiig"></nav></nav>
  • <nav id="kqiig"></nav>
  • <nav id="kqiig"></nav>
  • <menu id="kqiig"><nav id="kqiig"></nav></menu>
  • 首頁萊西青島國內視頻金融房產教育時尚美食美容健康旅游汽車副刊平安魅力工業環境民生媒體理論

    夢中想念

    2022-08-11 15:09:23    來源:萊西市情    編輯:史美

     微信圖片_20220810145415.jpg

    我又做夢。夢里,我一個人在拼命地跑,要穿過一條河,河邊的沙灘上有許多散落的東西,我顧不上細看,只感覺這個地方很不安全。好不容易跑到河對岸,走進一座迷宮一樣的白色樓房,里面那么多的通道,曲曲折折,看不到任何人。我不敢回頭,只管快速地往前走,發現一個房間就進去看看,都找不到你,心里又著急又害怕。終于,遠遠地看到一個大床,你蓋著被子躺在那里,我猛地跑過去,抱住你就開始哭,是我來晚了么?你怎么不等我來看你?  

    我來了,你卻不知道。我越哭越洶涌,忽然,你睜開眼看了看我,笑了笑,然后坐了起來,你說,孩子,我這剛才怪累的,睡了一會兒。我又驚喜又委屈,驚喜原來你只是睡著了,委屈我白白傷心一場,那種一瞬間失去的悲傷疼痛和一瞬間又找回的欣喜安慰交集在心里,我忍不住又號啕地哭起來。你拍拍我說,別哭,別哭,我只是換了個地方……

    我從夢中哭醒過來,臉上全是淚,好一會兒沒能平復過來。在想,很多年過去了,我依然能記住姥爺的樣子,心里還是那么那么地親。這些年,不知道為什么,從來不需要提醒,也從來都不能淡忘,總是會不定時地在夢中見到姥爺,更不知道為什么,每次見到他,我都會傷心地哭。有時候是在半夜哭醒,然后接著睡;有時候是在黎明,醒來會直接給母親打電話,跟她說一會兒夢境才能心安。事實上,姥爺已經走了二十多年了,除了和母親聊天,說起她小時候的趣事,偶爾會提到去世的姥爺、姥姥,基本上再沒有人會和我提及他們,所以也就無關日有所念,夜有所思的。二十多年的時間應該不短吧,我不知道這世間是否真的有人的靈魂,應該是沒有吧,我不太信奉靈異事物這一說項。但如果沒有,我的心情又為什么總會那樣真實呢?那么真實的想念,他應該能感受的到吧?

    記得有一次夢到他,是春暖杏花開的時候,他坐在小屋的炕頭上,我走進去,問他冷不冷,缺不缺錢花?他笑著搖頭,卻是一句話也沒說,我又開始哭;還有一次,我拿了一個果凍,跑到他跟前,送給他吃,他笑著遞給了我;上一次做夢,是我在他們村子里的小賣部里,我說把所有的餅干、桃酥都拿給我,這些東西存放的時間長,我要送給我姥爺吃……每次,他總是慈愛地笑,我總是想念地哭。

    那些年,那種方形的棉布小手帕是很流行的,年輕的女子會用各種鮮艷的碎花小手帕扎馬尾辮。姥爺也有一條手帕,是白底藍格子的,總是洗得干干凈凈,放在外衣兜兒里。經常是我去,他就笑瞇瞇地從兜兒里掏出手帕來,一個角一個角地揭開,里面就有一塊大大的結晶冰糖。我拿到以后,總是舍不得吃,饞得厲害了,就找到硬梆的東西輕輕地敲下一點來,放到口里,不知道有沒有人能想象得出那種清甜……

    我忽然想到一個從未想過的問題,我對一個人的想念可以持續而均勻地保持這么多年,如果我可以安然終老,那么等我真正老了的時候,記憶里會裝有多少鮮明的想念?那時候,我已遲暮,所有人生路上一道走來的人和事物會更加的豐富,年代也會更加的久遠,是否,心里的情感還會依舊清晰如初?朝花夕拾的歲月,但愿記憶永不褪色。

    這些年,到了寒衣節,我就會陪母親一起去給姥爺上墳。臨走的時候我都會認真鄭重地給姥爺、姥姥磕頭,母親總是疼愛地埋怨道,說幾句話行了,瞧瞧沾了那一額頭的灰。我笑笑不說話。她不知道,我的頭叩在土地上的時候,我的心就離姥爺他們很近很近……

    一花一世界,逝者不可追。萬物生靈,總有輪回的宿命吧。有來生,來生再相逢。這一世,珍惜生命中所有的相遇……(作者系萊西市民)

    大家最喜歡看
    首頁頭條
    24小時排行榜
    • 微信公眾號
    • 微信公眾號
    備案號: 魯ICP備15020372號-1|魯公網安備 37028502160105號Copyright 萊西新聞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百盈足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