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kqiig"><nav id="kqiig"></nav></nav>
  • <nav id="kqiig"></nav>
  • <nav id="kqiig"></nav>
  • <menu id="kqiig"><nav id="kqiig"></nav></menu>
  • 首頁萊西青島國內視頻金融房產教育時尚美食美容健康旅游汽車副刊平安魅力工業環境民生媒體理論

    母親的味道

    2022-08-12 14:32:16    來源:萊西市情    編輯:劉學棟

     4母親.jpg

    霜降時節,時令的大田秋菜陸續進入收獲上市的季節,去菜市場買菜,見一老人的攤前擺了幾捆芥菜葉子,突然就想起了母親腌的芥菜梗了,隨即一塊錢買了一捆,回家洗凈,摘出了一點梗子,切成寸段,撒上一點咸鹽鹵上,又把剩下的切碎,開水焯了一下,攪上豆面,做成渣團,上鍋蒸熟,中午就端上了餐桌。晚上,將已鹵好的芥菜梗倒上一點醬油、醋,再馇上一點玉米面粥,繼續吃著渣團,豆面的清香,和著芥菜葉的特殊味道,再就著鮮脆的芥菜梗,喝著粘粥,食欲大增,一時不知住嘴。第二天早晨一測血糖,5.0,大感意外。

    我們這一代人的童年,一日三餐是撈不著頓頓吃熟菜的,更不用想每天變著花樣品種來吃,進入冬天,白菜、蘿卜當家,也是最多中午頭吃頓,早晨和晚上都是咸菜。所以,那時像我的母親這一代農村婦女,都會用最原始的工藝,最簡單最廉價的食材,腌制一些咸菜,豐富家里的餐桌,調節好艱苦的生活。

    大約就是霜降前后這個季節,農村的家家戶戶又要開始腌咸菜了,我們俗稱“腌瓜齏”。這時,自留地小菜園里種的芥菜也長中了,芥菜疙瘩一個個比拳頭還大,把它收回家后,母親用刀將上面的芥菜葉子割下來,芥菜疙瘩根部上的根須削掉,也不用清洗,就放進瓜齏甕里,再倒上大顆粒的食鹽,然后蓋上口破鍋,就這么腌著。她對我們說,腌菜不能洗,洗了控不干水,就容易爛。我們家家口大,一大一小兩個瓜齏甕,大的口徑有七八十公分,小的也有五十公分,要差不多裝滿,才夠一年吃的。她先把上年沒吃完的撈出來,再裝上新的,甕底的泥是個寶,不能扔,有些陳瓜齏就藏在泥里,多年都不壞,切開看,里面已呈紫紅色,泛著油光,吃起來味道尤其鮮美,“千年瓜齏萬年醬”之說,大概就是這么來的。

    腌上咸菜后,每逢下雨下雪天,母親都要提前用油布將甕蓋嚴實,免得漏進水去爛了瓜齏。約摸腌差不多一個月,才能開始吃,現在尋思起來,還真得佩服那時人的聰明,當年也沒有亞硝酸鹽致癌一說,更不知道腌制的東西半個月是亞硝酸鹽的峰值,不能吃,而他們又是怎么得來的這些常識呢?

    芥菜梗因其鮮嫩肯進鹽,最先腌制好,母親就隔兩天從瓜齏甕里撈出一點,用清水洗洗,切一切,倒上點醬油,有香油的話再滴上兩滴香油,更是美味佳肴,全家人就著便是一頓飯。原生態的大顆粒鹽,腌制的芥菜梗,鮮嫩飽滿,翠綠似玉,嚼起來噶嘣脆,味道比我現在一鹵鮮加上各種調味料做的還好吃。

    有一年,我和大哥一塊回家,大哥說,就想吃母親做的大醬。這種食材,制作工藝我到現在也沒研究透,是大豆經過發酵,春天放在屋檐下通過風絲做成的一種東西,味道獨特,非常開胃,能讓人食欲大增。母親說:“也不種地了,沒有豆子,做不了了,再說人老了,腦子不好用,怕做不出那個味來。”

    我說:“買幾斤豆子只管試試!”母親答應了,可還沒等我買來豆子,她卻溘然長逝,這種味道也就這樣被她帶走了……

    母親走了,我們也老了,母親的味道已在身上扎了根,吃慣了咸菜的我,鄉音未改,口味還是有些重,每年的這個時候,總要買幾個芥菜疙瘩,切成條腌上一小壇子,再從市場上買斤半成品的醬豆,配上蘿卜、姜絲泡制一下,偶爾吃上一點,按如今人的講究,雖不符合科學養生的要求,但它卻在刺激著味蕾的同時,提醒著自己,沒有這些母親的味道,哪有自己的今天。(作者系市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

     

    大家最喜歡看
    首頁頭條
    24小時排行榜
    • 微信公眾號
    • 微信公眾號
    備案號: 魯ICP備15020372號-1|魯公網安備 37028502160105號Copyright 萊西新聞網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百盈足球